当前位置: 首页> 散文随笔

很想让你知道

发布时间:20-03-20

天灰得的有一点冷。

有些事总是让你意想不到的。来的太突然的,除了惊喜之外,и还有灾难,像地震一样,始ц料未及,所以措手不及。

亚希的妈妈已经哭昏过好几次了。而李望似乎还没有缓过神来,也许她还不知道怎么去接受。她的脑海里不断地重复这Υ些画面:

八岁那年,赵亚希跟他妈妈搬到她家隔壁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,我是赵亚希”那时候的他还有一点大男孩的青涩,他没有抬头看她。

“我叫李望”她毫不含糊的回答,女生发育比较早,那时的李望还比亚希高半个头∪。

“那我们两个的名字合在一起就是 希望了”亚希好像发现了一个神奇的秘密一样。

那年,来自不同的城市的他们渐渐从邻居变成玩伴。

夕阳,湖边,草香。↕

他们一起躺着。

“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嘛”李亚希突然问她。

“什么喜欢”李望很不解地说。

“像我妈和你爸的那一种,你懂吗?”

“亚希哥,你∮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?”她很担心地问。

“不告诉你,你这个傻妹妹!!”他哈哈笑起来。

“不过我喜欢和亚希哥呆在一起”她小声地说。

“我听不到,再说一次”他似笑非笑。

“我也不告诉你。”

那年她十二≮岁,亚希十四岁,两个人 闭着眼睛,躺在草丛上,‰那天的夕阳特别美。

爸爸,妈妈,哥哥,妹妹。

&じldquo;你妈妈今天好漂亮,她好像很幸福,很开心。”

“你爸爸,今天也很帅啊,他也笑得很开心。”

“以后,我有妈妈了,还有、、、◎”

“我也有爸爸了,还有……你这个傻妹妹。”

&l≧dquo;是,聪明的哥❤哥。”

李望和亚希走在з他们的后面,小声说着。他们也穿着礼服,也像一对新人一样一起走着。李望一直想从亚希的Д眼里看到一点特别的东西,但什么都无从发现。可是,她就是忍不住想,如果以后他和亚希一起走进教堂,会是怎么样的情景。

那年,她十四岁,亚希十六岁,两个人 一起走着,走在幸福恩爱的父母后面,成了兄妹。

分手,恋爱,大男生,小女生。

“望,我失恋了,出来陪我喝几杯。”

“你在哪里?”

“我们的老地方°゜∞。”

“我这就来。”

李望匆忙赶到,亚希坐在他们以前常去的球场上,旁边已经放了几个空酒瓶。

“怎么分手了,你们┗之前不是好好的吗?”李望睁大眼睛问他,一只手接过他递来的啤酒。

“我也说不清楚,可是我也不会难过耶”亚希说着,还笑了起来。

“你不难过?那你叫我来陪你喝酒。”李望不屑起来。

“我只是困惑,为什么她那么喜欢我,我还是无法喜欢她?&rdq๑uo;

&ldqξuo;你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,两个人在一起,应该像我爸你妈那样,相互喜欢,相互包容,才能长久吧”

“哈哈,说的你κ好像很有经验似地,在恋爱这方面●·你可是连实习生都算不上,不要又在那里讲道啦,在她之前,我喜欢过一个女生,她很傻的,所以我就不敢喜欢她了。哈哈,放心,我那么多女孩喜欢,一定给你找一个很不错的嫂子,在一起一辈子。”

“少臭屁啦,像我就不喜欢你这种男◆生。”李望喝了很大一口酒,为什么,他总是要那么轻易讲出“嫂子”,讲出和其他女人一辈子在一起的话。

“你看看哥哥,好好看看,难道不英俊,不好看吗?”亚希一把将李望拽过来,他⿷们的脸差点贴在一起。

李望♂被突然─━而来的举动吓到了,因为靠得太近,她不敢看他的眼睛,只是盯着他的眉毛。然后她忍不住说了一声“我哥,是、、、、、、”这时,亚希松开了手。大声说:

“是宇宙最帅最酷最有型的≒人,他还有个很傻的妹妹,叫李望”。

啪,△一个易拉罐的空酒瓶扔了过来,亚希躲开,李望顺手再抓起一个,亚希跑开。他们就这样在场上一起狂奔,月光打在他们还青涩的脸上,没有人知道是月光美化了他们的脸,还是他们青春的脸让♀月光变得可爱。

那年她十六岁,亚希十八岁。大男孩的自信,小女生的心事。让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变得有一点点暧昧。

结婚,哥哥,嫂子,伴娘。

&ⓞldquo;我的新娘是最美丽的,她的伴娘也是宇宙无敌的超级美女。”亚希看着李望说。

“嫂子,你不要⇔介意啊,≥不要吃醋,这么多年来,他也就今天和我讲过人话。他现在是心里内疚,现在要抛弃妹妹了,才知道以前老是欺负我。”李望总是这样得理不让人的。

“哥哥我一定帮你找一个宇宙第二的好男人给你。因为第一好男人已经给你嫂子了。你放心,即使你没人要了,我就封你为御妹,养你一辈子。&╳rdquo;亚希拍着胸口,信誓旦旦地说。

&▅▆ldquo;还越说越来劲了,又〒在那里臭屁了。我的哥哥,你今天可是新郎了。快点牵着你的新娘走进幸福的殿堂吧,你妹的终身幸福自己会找,你负责好嫂子的就行了。”李望已经成熟到可以放开他ш的手去牵任何女生的手而不会心里不舒坦。

站在一旁的新娘早就习惯了,这一对一拌嘴就插不进话的兄妹。她笑着看着,觉得他们是感情很好的一对兄妹。

那年,她二十三,亚希二十五。他们是一起走进了教堂,只是一个是新郎,一个是伴娘。但是,在上帝面前,没有同步的他们不敢掩饰对彼此的祝福,一直在微笑。

现在,灵堂,哭声,悲痛。

“李望,你怎么在这里发呆,你要是难受就抱着我哭,不要这样,我害怕&rdquo▌;李望的男朋友易峰从后面一把抱住她。

“你害怕什么?”李望拿起他的手,转过来问他。

“我怕失去你,我怕你太伤心,我▀知道你哥在你心中的分量远远超过我”。他又一把将她抱住。

“他才刚走,可是我就好想好想他了,为什么要这么残忍,他那么好,那么阳光,那么健康的一个人,怎么就突然心肌梗塞了,你知道嘛,我的心,痛到像没有了一样,我甚至哭不出来。”她使劲抱着他,像抱着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。

“我会永远……”

“不要许诺,不要,我不相信了,再也不相信了。在突如其来的噩耗面前,诺言是最苍白的”她靠在他的肩上小声地打断他┄┅的话。

“我不说了,你要记得至少你现在还有我”。

“谢Ⅵ谢你,易峰”。

“你嫂子晕倒了,李望快点过来”李望的爸爸突然喊道。

李望和易峰赶紧跑过去,将哭的不省人事的嫂子搬上车,送往医院。

急救室,红色的灯,焦急的心情。

&ldquo∮;没什么事,她只是低血糖了,悲伤过度了,还有,你们家人要多注意一点,她已经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。”医生从急救室出来对着李望说。

“嗯嗯,我们会注意的,我现在就进去告诉她。”李望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。

“嫂子,哥哥他从来不会让我们失望的,他给了你一个孩子”

|︴()〔〕

“你是说,我有了”还没等李望说完,她就睁大眼睛说道。

李望点点头,说“我会和你一起养▓大这个孩子的,你说好不好,你一定要答应我,照顾好自己身体。”李望伸出自己的手握着她的手。

“我会的!”嫂子哭着说。

“我和易峰先回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爸妈,等会♤再来看你”

嫂子点点头,她早已泣不成声,眼泪模糊了一切。

易峰开着车,握着她的手,他们相视一笑。然后,李望转向窗外。她就知道,他活着就是一个想尽办法让别人快乐的人,所以,他留下他的骨血在这个世上,让活着的人不至于绝望。她还可以继续守候,之前,℡看着他恋爱,分手,再恋爱,结婚,死亡,到"现在为人父。她不是旁观者,她一路都在参与。所以,她一定要好好活着看着他的孩子长大成人。

很想让你知道,真的,很想让你知道,李望在心里默默地念着,你一直都是我生命的中心。或者,你根本就是知道的,只是你选择了逃避,而我选择了守候。

人的生命里,总有一些爱恋像时空穿越一样,无法用常理解释。真的,有些人,一辈子最最爱的人只有一个。无▀论有多少次开始,多少次邂逅,每个女人心里一定守候着一个人,这个人即使他和其他女人结婚生子,也会在心里默默惦记并偶尔想起。

窗外,回家的路,还是什么都没有变,唐记饭馆依旧人来人往,生意红火,街边的清洁阿姨依旧在扫地,势必不放过任何一片落叶,KTV的招牌依旧是七点钟准时亮₪큐起,然后有节奏的一闪一闪。为什么,世界里明明少了一个人,一个她最爱的人,这个世界却没有任何反б应呢?李望看着这一切,心里好疲惫,也许,陌生人都无法读出她眼里的悲伤。她突然有点累了,往易峰⊙的肩膀靠,小声地说:

“易峰,你说,我哥希望嫂子肚里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?”

上一篇: 【仲夏夜之梦】雨季下的梦——那一群小屁孩们
下一篇: 幸福在路上,纪念这次北京之旅